<menu id="gggmc"><menu id="gggmc"></men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ggmc"><menu id="gggmc"></men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ggmc"></menu>

    【首席觀察】“多難”之下 央行貨政報告的新提法和新信號

    歐陽曉紅2022-08-12 13:29

   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歐陽曉紅 

    你有沒有發現,當“衰退”“通脹”頻頻見諸報端時,眼下的資本市場對其卻暫不買賬,照“嗨”不誤——當地時間8月10日,低于預期(8.7%)的美國7月CPI同比數據8.5%公布后,美股再度狂歡;三大股指普漲。次日,A股也不示弱,做多情緒高漲,滬指站上3280點,漲幅1.6%。兩市超3600只個股上漲。

    此時,不知有“販賣”焦慮之嫌,還是市場麻木了,全球經濟邁向高通脹、低增長、高債務的危機時代,“末日博士”魯比尼、花旗聯袂警告股市風險?;ㄆ煺J為,現階段與2007年的市場樂觀情緒相仿,而隨后的金融危機使得美股從歷史高位下跌超五成。

    在西部證券宏觀首席分析師邊泉水看來,本輪通脹頂點見到,意味著加息最鷹派的時間或已過,疊加經濟放緩,通脹預期和實際利率對長端美債形成下行壓力,美股估值壓力消退。

    景順亞太區(日本除外)全球市場策略趙耀庭則覺得,美聯儲將不會依據單月數據就判斷通脹趨勢正在放緩。他建議,市場參與者不要貿然下定論。深入分析便會發現,7月消費者物價指數(CPI)走弱源于許多“暫時性”因素,但其他基本構成因素仍保持非常穩定。

    與此同時,要么“緊縮”致“硬著陸”,要么“放松”致“通脹預期發散”,貨幣政策兩難的全球央行還在苦捱中尋找平衡。雖然最新公布的中國通脹數據亦低于預期,且大概率可實現3%左右的CPI預定目標。但國內新一輪“豬周期”開啟之際,中國央行對“通脹”格外重視,其在8月10日發布的2022年Q2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,44處提及“通脹”;并明確表示,堅持不搞 “大水漫灌”、不超發貨幣,為物價穩定奠定堅實基礎。

    同日公布的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中國7月CPI同比上漲 2.7%,低于市場普遍預期。東方金誠宏觀分析,這表明當前消費品和服務市場通脹形勢依然溫和可控。PPI與 CPI“剪刀差”將呈持續縮小態勢,意味著中下游企業成本壓力正在緩解。

    但,怎一個“脹”字了得!中國央行在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,首次提出高通脹已成為當前全球經濟發展的最主要挑戰;本輪全球通脹走高的粘性與持續時間比以往更加嚴峻”;認為中國“全年物價水平將保持總體穩定”,同時指出短期內要“警惕結構性通脹壓力、輸入性通脹壓力,物價漲幅可能階段性反彈,不能掉以輕心”。

    同時,Q2貨幣政策執行報告還首次指出,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面臨通脹攀升、經濟放緩、債務積壓、貨幣貶值以及食品和能源危機的完美風暴風險。

    對于全球通脹,Q2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指出,在本世紀前20年發達經濟體先后經歷了“大緩和”和“低通脹”時期,“這一趨勢在2021年已發生轉變,今年以來扭轉為高通脹的態勢更加明朗”。

    Q2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指出,近期主要發達經濟體面臨幾十年未有的高通脹壓力,“與發達經濟體央行前期對通脹形勢有所誤判、政策調整落后于市場曲線密切相關”。對此,國盛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熊園認為,通脹在后續貨幣政策框架中的關注度將明顯上升。

    國內來看,央行表示,全年物價水平將保持總體穩定,但要警惕結構性通脹壓力。 下一階段,受消費需求復蘇回暖、PPI向CPI滯后傳導、新一輪豬肉價格上漲周期開啟、能源和原材料成本仍處高位等因素影響,國內結構性通脹壓力可能加大,輸入性通脹壓力依然存在,預計下半年 CPI 漲幅將有所上行,一些月份漲幅可能階段性突破 3%。據熊園分析,CPI三季度有望站上3%(最快8月),繼續關注豬價、油價、糧價等3大擾動因素。

    顯而易見,“通脹形勢成為國內外關注的重點,穩物價也成為央行的首要目標。”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溫彬如此評論Q2貨幣政策執行報告,在此之下,溫彬認為,下半年增量政策空間有限,更加強調抓好政策措施落實、鞏固趨勢。

    “保持幣值穩定是央行首要職責,維護通脹平穩是宏觀大盤穩定的題中之義。”央行稱,“任何時刻,中央銀行都應該對物價走勢的邊際變化保持高度關注,綜合考量多方面因素,客觀研判未來通脹形勢,未雨綢繆做好政策安排。”

    前瞻性政策安排亦意味著——如果說全球央媽面臨兩難之選,那么,疫情要防住、經濟要穩住、發展要安全的總體要求下,中國央行則需要在穩增長、穩就業、穩物價之間做好平衡,或是多難之選。

    現在,盡管中國央行不易,且Q2貨幣政策報告表述有諸多新提法,但該報告發布次日,或得益于外圍市場的做多情緒提振,A股也“嗨”起來了。

    8月11日,滬指報收3281.67(+1.60%),深成指、創業板指數分別報收12474.03(+2.05%)、2721.49(+2.37%),總成交額達10673億元;大盤市場情緒高漲。據同花順數據顯示,北向資金凈買入132.95億,但本周凈流入37.72億。證券(+59.90億)、消費電子(+38.50億)、光學光電子(+14.10億)居行業主力凈流入前三大板塊。

    直觀來看,外圍市場的做多或緣于美股遭遇暴跌后迎來強勢反彈,加之美聯儲8月休會。歐央行也同樣在8月休會,但歐洲股市表現相對平淡,當天,歐洲股指漲跌不一,幾乎弱中持平。

    的確,走過跌宕起伏的上半年,以及衰退交易和復蘇交易各自偃旗息鼓的七月,債市之外,全球金融市場一度趨于平靜……眼下,則迎來了報復式反彈。喜之?憂之?可否持之?

    當地時間 8月11日,美股三大指數一改前一交易日強勢,有漲有跌,走軟持平。

    如中國央行所言,疫情前全球經濟“低通脹、低利率、低增長、高債務”的“三低一高”局面正在發生根本性轉變,發達經濟體同時面臨高通脹和增長動能放緩,導致“貨幣政策面臨兩難”……以及高通脹正在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最大挑戰,主要發達經濟體央行加快加碼收緊貨幣政策,疊加疫情反復、地緣政治沖突、能源糧食危機等影響,世界經濟增長動能轉弱,金融市場震蕩和部分經濟體“硬著陸”的風險值得關注。

    因而,此時也是考驗一國經濟韌性強與否、一國幣值穩與否的關鍵時刻,在下半年增量政策空間有限的情況下,對中國而言更是如此。

    頗為意外的是,中國7月出口數據再度大超預期。7月出口同比從6月的17.9%繼續升至18%,在全球經濟總體下行背景下,中國出口繼續保持一定韌性,這可能部分得益于中國完整工業鏈,部分得益于中國能源成本優勢;中金固定收益研究認為,7月進口同比從6月的1%升至2.3%,進口增速繼續低位運行,反映中國內需仍然相對不足。

    在保銀資本管理公司總裁兼首席經濟學家張智威看來,出口繼續超預期,在當前經濟內需疲軟的情況下是難得的亮點。貿易順差強勁有助于穩定人民幣匯率,避免資本流出。汽車行業出口保持高速增長勢頭,這是中國受益于產業升級所帶來的一個新增長引擎。歐洲能源供應緊張可能導致當地的生產受到影響,中國出口行業間接收益。

    而7月貿易順差達1013億美元,也是有記錄以來中國月度順差首次超過1000億美元,在出口韌性而進口較弱背景下,高順差既部分支撐國內經濟,又部分支撐人民幣匯率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2022年8月11日亦是811匯改七周年。匯改至今,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貶值8.5%。但中國央行在8月10日發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,并未提及811匯改;而是指出2005年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以來至2022年6月末,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累計升值 23.3%,對歐元匯率累計升值42.9%,對日元匯率累計升值 48.7%。

    此時,全球央行的心思可能都一樣:均樂見本國貨幣升值,以此對抗通脹之虞。

    6月末,人民幣對美元、歐元、英鎊、日元匯率中間價分別較2021年末貶值5.0%、升值3.0%、升值5.8%和升值12.8%??梢?,強美元周期下,人民幣仍趨穩,目前堪稱美元之外的第二強勢貨幣。

    而無論是6、7月超預期的出口數據,還是人民幣匯率的走勢表現,均昭示中國經濟之穩。這在考驗一國經濟韌性的當下,顯得尤為重要。

    瑞再研究院有關2022韌性指數Sigam報告指出,宏觀經濟韌性,受制于增長放緩及通脹高企。今年,全球增長放緩、通脹飆升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產生的全面影響尚未可知,目前仍存在很高的不確定性。預計2022年的全球宏觀經濟韌性指數將達到0.53左右(比2021年上升7%),與2019年疫情前的水平相當(0.54),但仍遠低于全球金融危機前0.62的水平(2007年)。

    Sigam報告認為,結構性指標繼續拖累全球宏觀經濟韌性,人力資本和勞動力市場效率為主要負面因素,尤其是在新興市場。未來幾個月的經濟衰退預期表明,政策制定者應著重優化結構性條件,如基礎設施、人力資本和不平等,提升趨勢增長率。

    “當前的生活成本危機讓不平等問題成為關注焦點。經濟沖擊通常對最低收入家庭造成最沉重的打擊,由此產生不平等結果。因此,需要調整政策框架以支持更具普惠性的增長。”Sigam報告指出。

    而“有效需求不足成為國內穩經濟的重要制約,加大普惠小微支持以穩就業”恰是Q2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新信號之一。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溫彬分析,央行對國內經濟研判邊際樂觀、總體謹慎,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不再強調“三重壓力”,指出經濟趨勢向好,但相較于一季度重點關注疫情散發對經濟運行的沖擊,當前國內有效需求不足成為穩經濟的重要制約,在“國內消費恢復面臨居民收入不振、資產負債表受損和消費場景受限等挑戰,積極擴大有效投資還存在一些難點堵點,服務業恢復基礎尚不牢固,青年人就業壓力較大”環境下,穩經濟還需付出艱苦努力。

    誠如,承壓的人民幣匯率表現不俗,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雖有貶值,但對非美貨幣匯率仍頗為堅挺。不過,硬幣的反面是,人民幣的另一種價格,即利率走勢存惑;尤其是市場利率近來持續走低(暗示貨幣市場的流動性寬松),究其根本在于——市場主體的有效需求太弱,可謂需求疲軟與資金淤積共振。其潛臺詞是,房地產市場或繼續成為經濟增長的拖累項,足見穩地產的必要性和緊迫性在提升。盡管中國下半年貨幣政策的主基調是不搞大水漫灌,但國內信貸結構尚需修復與優化。

    正如,溫彬認為,“信貸‘總量穩、結構優’,按照市場化、審慎經營原則平穩適度增長”亦是此次貨政報告新信號變化之一。

    一季度“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穩定增長”轉變為二季度的“保持貨幣信貸平穩適度增長”,或意味著下半年央行淡化信貸總量增長,更加強調信貸增長的平穩性、有效性和結構優化。“未來,信貸增長將與我國經濟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進程相適應,更加重視總量穩、結構優。”溫彬指出。

    面臨“兩難”也好,“多難”也罷,堪稱央媽的中國央行堅信,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,經濟保持較強韌性,宏觀政策調節工具豐富,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具備諸多有利條件。

    版權聲明:以上內容為《經濟觀察報》社原創作品,版權歸《經濟觀察報》社所有。未經《經濟觀察報》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。版權合作請致電:【010-60910566-1260】。
    經濟觀察報首席記者
   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、金融貨幣市場、保險資管、財富管理等領域。十多年財經媒體從業經驗。
    男的边吃奶边摸下边视频
    <menu id="gggmc"><menu id="gggmc"></men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ggmc"><menu id="gggmc"></men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ggmc"></menu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