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gggmc"><menu id="gggmc"></men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ggmc"><menu id="gggmc"></men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ggmc"></menu>

    《隱入塵煙》:失落的家園

    吾希2022-09-22 07:26

    吾希/文

    《隱入塵煙》已看了幾天,但仍有莫名的惆悵,腦海里還時不時地像海市蜃樓一樣,浮現出金黃的麥田,孤零零的土屋子,和印在手指上的麥?;?..


    影片展現了農村的生活,已然陌生,卻是大多數中國人曾有的日子?!叭€地,一頭牛,老婆孩子熱炕頭”。幾顆麥粒里含著天,含著地,含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的一輩子。院子里,坐個板凳,端碗飯,豬在圈里,雞在溜達,麥子在田里長。土里來泥里去,干不完的活計,攢不下的力氣,滿身的酸疼,滿身的塵,累歸累,充實,也知足。觀眾說苦,說慘,或許是旁觀者莫名其妙的優越感。當老四的土坯房被龐大的機器一下子推倒,暮然感到了那份真正的失魂落魄。人從土地中被拋出來,從大自然中被拋出來,進入城市喧囂的節奏,屬于自然的那份厚實和寧靜已不復存在。


    影片講述了另一種愛情,是我們千錘百煉的神經很少感受到的溫柔。老四和曹貴英是兩個苦命人,一個老實木訥,一個體弱多病。因為飽嘗艱辛,反而格外善良。因為同為弱者,所以惺惺相惜。滿是皺紋的臉上木訥的笑,沉默的陪伴,老實人的堅忍。一天接著一天,互相偎依著,就是這把力氣,就是孤獨世界中這個可以依靠的人。剛長出的麥芽,呢喃的燕子,溫順的驢,一磚磚壘起來的土坯房子,熱騰騰的饃,白煮的蛋......這從泥土里一手一腳忙活起來的兩個人的日子,不是最踏實最有滋味的嗎?


    影片不動聲色地刻畫出人性之善之惡,甚至挑戰了人們對憨厚樸實的農村人的認知。老四和曹貴英極致的善良真誠,其他人極端的奸詐冷漠,甚至不自覺結成了集體同謀。人性的高限和底限同時在兩個方向突破了。兩個弱者孤單地站在道德的高臺上,其他的所有人,老板、親哥、侄子、村民、護士...一起墜入現實無盡的深淵里。這是否詭異?這是否真實?這令人疑惑,這發人深思。


    影片不僅是農村的故事,還是邊緣人的故事。每個農村都有被忽視的人,每個社會都有弱勢群體,他們往往被嫌棄甚至被拋棄,他們常常是角落里的角落,邊緣外的邊緣。在追求功利的時代,在殘缺支離的農村,他們愈發顯得不合時宜,無法自全。影片的結局很悲慘,甚至暗黑。在村民們的圍觀下,曹貴英落水而死,老四被親人鄉親“合情合理”的利用,獻出一腔熱血,不知所終。與傳統的生活方式一同飄逝的,是否還有屬于那個時代的誠懇?


     社會形態和角色好像一個個模子,把人框在不同的空間,配上不同的行頭,變成不同的樣子。海清這樣的上海美女換上農村人的打扮,變成十足的農村婆娘。原來人靠行頭,行頭一換,立刻變樣,像川劇的變臉。而社會恰恰靠各式行頭來判斷人,人們總是戴著各種眼鏡來看待人。兩個多小時的電影,我們也仿佛被戴上了別樣的眼鏡,看見了不一樣的世界、你、我和他。


    我們注定回不到過去,那曾經的家園?,F代化和進步帶著某種殘酷和異化,使我們不知不覺面目全非。但至少,還有電影記錄下過去的生活、飄散的塵煙。畢竟,在我們的身體里,曾經,或許此刻,仍然跳動著這樣沉默而溫柔、厚重而樸實、善良而執拗的心靈。

    版權聲明:以上內容為《經濟觀察報》社原創作品,版權歸《經濟觀察報》社所有。未經《經濟觀察報》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。版權合作請致電:【010-60910566-1260】。
    男的边吃奶边摸下边视频
    <menu id="gggmc"><menu id="gggmc"></men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ggmc"><menu id="gggmc"></men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ggmc"></menu>